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云兴霞蔚 > 的事。 原来你屋里有这么多的子孙 正文

的事。 原来你屋里有这么多的子孙

来源:纸包鸡网 编辑:击技超群 时间:2019-10-29 21:25

来到何秋思家,屋里有三四只小狗,刘安定说:"怪不得你不想让我来,原来你屋里有这么多的子孙,你现在一下变成狗娘狗奶了。"

王德礼也给刘安定带了礼物。刘安定打开看,是两条烟两瓶酒。刘安定想,给白明华带的礼物肯定不是这么简单,不让他一起去,也有怕他看到礼物不一样而多心的意思。刘安定觉得官场上的人就是考虑得太多,事是白明华给你办,给我送不送礼我都想得开,何必搞得这样复杂。时间不大,白明华却打来了电话。白明华说胡处长打来了电话,说有事要商量,顺便聚一聚。白明华要刘安定到校门口,然后一起坐车出发。

  的事。

刘安定猜测王德礼也要参加,可能是王德礼要请客。来到校门口,并不见王德礼的车。白明华喊他,他才看到另一边停了一辆桑塔纳。刘安定上了车,白明华说:"我们再等等李红裕,今天我们一起商量一下研究课题的事。"刘安定问王德礼走了没有,白明华说走了,然后又说:"那个王县长已经和省招办的说好了,我告诉他只要人家招办同意,我们这边好说,他留了个姓名考号就走了。"白明华一副轻描淡写,刘安定突然想王县长会不会给白明华送一个红包。刘安定看眼白明华,什么也不想再说。"

  的事。

白明华说:"我今天要告诉你个重要的消息,兽医系和畜牧系合并的事已经定了,合并后叫动物工程系,领导班子也马上就要公布。我和学校领导反复商谈,学校同意我们成立一个动物遗传育种研究所,研究所为副处级单位,归合并后的动物工程系管。根据我的提议,研究所的正副所长由我们两个担任,你任副所长,我兼任所长。考虑到研究所的工作主要由你来负责,在我的要求下,学校给你定了个副处级,也算进入了中干行列。怎么样,我觉得已经很不错了,我们熬多少年才能升一级,你一下就是副处级,一步登天,你也该满足了。"改革年代,各系都在改革,但大多数系都是改改系名,比如农机系改为机械系又改为机电一体化系,农作物系改为植物系又改为生物工程系,反正现在的系名变来变去没个准,就是系里的教师也弄不清楚,有时填表还得跑去办公室核实一下准确的系名。畜牧系和兽医系合并的事已经吵吵了几年,方案也曾经有过几个,这次终于下了决心合在了一起。成立研究所的事白明华早就说过,刘安定当时觉得也和原来的教研室没什么两样,只是架子大了一点,听着好听一点罢了。那年到沿海一所高校办事,满校园都是研究所的牌子,在很低矮的一间破屋门口,竟然挂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某某食品科学研究所。但现在把研究所定为副处级单位,就有了实质性的不同,就变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单位,就可以有公章有财务。白明华说得也有道理,虽是副所长,确实也进入了中级领导干部的行列,这也算个起步。刘安定心里还真的有点高兴。只是白明华挂所长让刘安定心里不舒服。你白明华不懂动物遗传,胚胎移植更是一窍不通,事情由我来干,你白明华却要挂所长。你已经是处长了,还要挂个所长,真是贪得无厌。刘安定清楚此时应该说几句感谢的话,但他不想表现出太在乎。刘安定说:"感谢你对我的信任,这回研究课题如果申请成功,咱们就好好干出个样子来。"

  的事。

李红裕上车就连说抱歉,说事情太多,好不容易才脱身跑出来。白明华说:"你小子这回最牛,差点当了院长,原来准备两个系合起来后叫动物工程学院,后来说都是学校的下属教学单位,级别都一样,有的叫系有的叫学院不好,干脆都叫系,但你这个系主任实际是两个系的主任,所以你最牛×,也是全校最年轻的系主任。"

李红裕说:"你教务处长管全校二十几个系,你才是母牛生不出小牛,牛×坏了。"宋小雅知道这事谁都能猜到是她干的,但她并不是去找他。中午他出门时说有人等他,她觉得不会是何秋思,如果是何秋思他不会当着她的面说有人等他,她相信是真有急事。她

很高兴地看他这次出国给她带回了什么,结果让她有点失望。东西也不算少,好像给父母亲戚都买了点,但都是些小东西,并没给她买贵重一点的。坐了想,突然就想到他给何秋思买了没有。她的脑子当时好像特好使,他觉得如果给何秋思买了,肯定还没来得及送,肯定要到晚上才去,如果是这样,东西肯定在办公室。这时她发现了钥匙,便想去看看。果然在立柜里找到了东西,果然是衣服香水化妆品,这些东西他竟然没给她买。她差点晕倒。愤怒和仇恨让她有了那个报复的主意。宋小雅又想,他说是她给钱让买的,已经是睡在一起的情人了,还说得那么清白,还不认错道歉,明显地是觉得妻子软弱可欺,不把妻子放在眼里,觉得妻子是靠他养活,妻子把他没有办法。宋小雅又不禁悲从心起,怒火中烧。她带了哭声骂:"离婚?我早就知道你想离婚,没那么容易!你想想你是什么东西,你穷酸破烂找不到老婆时,你就像丧家狗一样,死皮赖脸要死要活来求我,现在你腰板硬了,有了新欢了,你就想一脚把我踢开,你想想吧,没良心的狠心贼,你偷走了我的青春,你偷走了我的一切,你想想吧,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又把我当成了什么东西,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你想的太简单了,我就不离,我就拖着,拖也要把你拖死,让你也好活不成。"这样的骂刘安定听了不是一次两次,就像念紧箍咒,宋小雅每次骂这样的话,刘安定便觉得有点理亏,心里不禁要难过一阵,但今天骂得最狠,刘安定心里却没有了内疚,只有厌恶和仇恨。见她哭骂得更凶,刘安定觉得再无法呆下去。刘安定一跺脚说:"你不走我走,这个家我是再不回来了。"

出了门,他决定到何秋思那里,他赌气想,不如干脆住在何秋思家,和宋小雅分居。来到何秋思家,发现何秋思也是冷冷的,眼睛也有点红,好像是哭过。他才猛地明白过来。今天的事,受伤害最大的应该是何秋思。真是气糊涂了。刘安定急忙向何秋思道歉解释。何秋思一言不发,见刘安定急了,恨不得掏出心来表白,才说:"行了,都是我的命不好,命中注定要一次次丢人现眼,要一次次经受磨难,这都是我的命,和你们无关。"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1146s , 7430.054687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的事。 原来你屋里有这么多的子孙,纸包鸡网?? sitema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