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塞内加尔剧 > 路还远。 胥保罗开头莫名其妙 正文

路还远。 胥保罗开头莫名其妙

来源:纸包鸡网 编辑:高林生 时间:2019-10-29 15:57

  在有人跳楼自杀或采取别的什么方式残酷地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还远也有人在黑暗中默默地创造着新的生命。

他和阿姐、还远勇哥便邀胥保罗一起去看那卸羊的情景。胥保罗开头莫名其妙,还远及至到了现场,目睹了那一般城里吃涮羊肉的人不去想也想像不到的壮观的卸羊和轰羊场面,便不禁大表惊愕。还远他和妻子便都惭愧。那厕所间没安地漏。

  路还远。

他和妻子便说煤气还没通,还远也没带水壶来,还远所以没法子招待茶水……其实岂止是没有水壶,整个单元里那天惟有的携来物是两把折叠椅,算得再细点也无非还有拎在他手中的改锥和拎在妻子手中的一个旧锅铲。他和妻子一听,还远顿时有点不知所措。他和他的父母直到田月明跑来戳穿之前,还远真的不知道崩龙珍在反右一开始便陷了进去。崩龙珍确实有长篇大套的鸣放言论,还远还同大学里当时的一个什么民间油印刊物有关系,根据当时的政治坐标,把她划为右派那是一点儿也不冤枉的,所以那场斗争反映到她内心中的,恐怕就不是阿姐的那种无辜的恐怖感,而是别的一些情绪……田月明表姐揭穿她以前,她确实多少显得有些古怪,那一阵她不仅每逢星期天必从西郊一大早就来到他家,而且总是要吃完晚饭才返回学校,一玩就是一天,而且他记得清清楚楚,那一年的10月1日,他作为少先队员参加了游行回到家中,发现崩龙珍却已经坐在他家中了,少先队员队伍总是先接受检阅、先通过天安门的呀,大学的游行队伍且排在后头呢,她怎么已经游行完了并且早就到了他家呢?母亲摆开一桌子节日菜肴,大家归座享用时,他问起来,崩龙珍承认自己从游行队伍中提前退了出来,因为她感到身体有点不舒服……他至今记得那个国庆节崩龙珍的打扮,她穿着一件很漂亮的咖啡色呢子上装,领口上别着一束雅致的淡粉色绢花,短发梳理得整整齐齐,头顶上还勒着一条淡粉色的缎带,确是一种过节和参加盛典才有的装束,但其实那时学校里他们系已经开过她许多次批判会,她已被称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只不过没有最后宣布戴帽子罢了……应该说崩龙珍在那个时候还是相当能够自持的,她还能为自己找到他家这样一个避风港,还能在他家的人们面前镇定自若不露痕迹,还能打扮成那个样子,并且说不定她真打算随队游行,不是因为身体不适而是被革命群众从游行队伍里轰了出来,才到的他家……总之,不管怎么说,她那时内心的种种变化和煎熬,同阿姐又属于另一种情况……

  路还远。

他很后悔,还远那几年里他总忙于自己的事,还远而没怎么在意阿姐,而当他发现阿姐处在不是一般的窘境中时,却又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助她安慰她……啊,阿姐!他很想问那姐妹俩,还远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又问不出口。妻子面临着做饭的问题。是等她们俩走掉再做,还远还是这就开始做?妻子犹豫了一下,便从小厨房取出饭锅,到小屋一角的米缸里抓米。

  路还远。

还远他很早就对一个人说过:“我要写一本小说。”那人问:“什么名儿?”他说:“《阿姐》。”那人很觉无味:“阿——姐——?”

他后来成为了一个作家。他发表了好多作品,还远出版了好多书。却一直并没有写出一篇更没有一本叫《阿姐》的作品。他一直没有写。“是呀,还远现在年轻人时兴买现成的潮衫。你织的什么线?”鞠琴便伸手去摸。

“是呀,还远这些年我倒真是比你们痛快!还远”崩龙珍舒展一下腰肢——那腰也不细了——议论说:“也许,人的命运真是一个常数,你头些年亏得太多了,后些年就补给你一些;你前头要是太顺了,后来就折腾你一下;要么就总一祸一福地紧挨着给你来点小颠簸、小平衡……但到头来一个人的命数还是那么多,该多少是多少,你想多要也要不来,你怕多丢其实也丢不到规定的数目以外……一切都是天定,冥冥中自有主宰,现在我信这个!”“是呀是呀,还远别忘了我们都有一个肉身,还远我们是为了这个肉身才活着……我的意思是这肉身装着我们的灵魂,跟有些人甚至是大圣贤的看法相反,我觉得不是肉身为灵魂而存在,而是灵魂应该为肉身的快乐而存在……”

“首长?”老大爷白了我一眼,还远告诉我说。“首长没有自个儿来监工的!是甘木匠的老七,搞个体大发了,烧包儿,摆谱哩!”“私事?!还远你个人的私事?!还远”蒋盈波实在听不懂女儿的话,却又分明感觉到女儿正用万箭射穿着她的心,她觉得眼前的女儿抖动着模糊着仿佛妖魔附体。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热门文章

0.1200s , 7385.73437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路还远。 胥保罗开头莫名其妙,纸包鸡网?? sitemap

Top